中安在线手机版|安徽发布|省政府发布|中安在线微信|中安在线微博

设为首页

英文|简体|繁体

当前位置: 您当前的位置 : 时评政论

【全国两会地方谈】教育惩戒权秉持“有权不任性”

时间:2019-03-08 09:12:00

  3月6日,全国人大代表、湖北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周洪宇接受采访时表示:这次向两会提出修改《教师法》的提案,《教师法》要明确写清楚教师具有教育惩戒权。社会上,往往因为教师教育学生引起学生、家长的不理解,以至于让教师出现不愿管、不想管的现象。(3月7日中国教育在线)

  教育惩戒问题不能回避。关于教育惩戒的争议一直都存在,来自教育系统的,来自社会各界的,来自学生及其家长的。赞成的、反对的,审慎的、担心的……有不同的声音,暂时尚未形成广泛的共识。大人代表在今年全国两会上提出修改《教师法》的提案,再次将教育惩戒权问题推至舆论关注的焦点上。关于教育惩戒权,不能按下“默认键”,采取一种默认的态度,不出事便罢,一旦出事,就否认惩戒权的存在;应该按下“确认键”,以立法的形式“赋权”,并且明确界限。

  惩戒教育在我国源远流长。在古代,老师都有一把戒尺。有人认为,戒尺的内涵包括两方面,一是儆戒、警示,所以戒尺的形式不可或缺;第二是尺度和方式,正是教育心理学中需要研究的警戒标准。教育部2009年印发了《中小学班主任工作规定》,在工作量、待遇以及教育学生等方面强化了班主任的权利。该《规定》提出,班主任在日常教育教学管理中,有采取适当方式对学生进行批评教育的权利。批评教育,一定程度上就包含着惩戒教育。

  “陶行知的糖”里包含惩戒教育的内涵。陶行知先生在担任小学校长时,看到一位学生用泥块砸另外的同学,就制止了他,并要他放学后到办公室去。放学后,陶先生来到办公室时,那位学生早已等在那里。先生没有批评他,反而掏出一颗糖给他,说:“你按时到,我迟到了,奖给你。”接着,先生又掏出一颗糖,说:“我制止你用泥块打人,你立即住手,我应该奖励你。”学生疑惑万分地接过糖。先生又掏出第三颗糖,说:“根据我的了解,你用泥块砸那些男生,是因为他们欺负女生,这说明你有正义感,这颗糖也是奖给你的。”这时,学生激动得流下眼泪,说:“校长,我错了,我砸的不是坏人,是自己的同学……”陶先生笑了,又掏出第四颗糖:“这颗糖奖给你,是因为你认识了自己的错误。好啦,我的糖给完了,我们的谈话也完了。”有观点认为,陶行知“四块糖”的故事是一次经典的“心罚”,动之以情,晓之以理,罚之以心。

  教育惩戒权秉持“有权不任性”。首先,要以法律法规等形式赋予教师的教育惩戒权,“法无授权不可为”;其次,规范教育惩戒权的使用形式、范围、标准等,切实做到“有权不能任性”。让惩戒成为一种教育艺术,学生在受到教师批评惩戒的过程中体会出教师心中的爱,反思自己的过错与过失。批评教育不仅是教师的权利,更是一种智慧,教师的智慧、教学的智慧、教育的智慧。未来,教师在使用教育惩戒权时务必守正创新——一方面严格规范地“用权”,杜绝体罚、打骂、辱骂等行为;另一方面要善于创新、勇于探索,从“陶行知的糖”里尝到创新惩戒的“甜头”。

来源:中安在线  作者:王旭东

24小时新闻排行

网站介绍 | 联系我们 | 版权声明 

中国安徽在线网站(中安在线)版权所有 未经允许 请勿复制或镜像

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:皖B2-20080023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:1208228 2009-2010年度全省广告发布诚信单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