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的位置: 时评 > 锐评

  • 2022-09-21 10:57
  • 来源: 中安在线
  • 作者: 刘根生

  前不久,浙江首批56家乡村博物馆名单公布。梳理这份名单可以看到,以历史或当地特色文化为底色的杭州市建德市浙大西迁旧址纪念馆、台州市温岭海洋民俗馆,以及注重非遗文化整理发掘的杭州江楠糕版艺术馆、金华武义县婺瓷展示馆等都名列其中。

  乡村博物馆属于近几年才涌现出来的新生事物,无论是规模大小还是展品数量都无法与城市的博物馆相提并论,但是乡村博物馆浓缩了乡村传统文化,打下了农耕文明的深深烙印,是中华文化重要的组成部分。除了这次公布首批56家乡村博物馆名单以外,浙江5年内还将建设1000家乡村博物馆,乡村博物馆建设也被列入浙江省2022年“十大民生实事”。不难看出,浙江在乡村博物馆的建设上下了不小的力气。

  很多人并不看好乡村博物馆建设,觉得这是一件劳民伤财的事,这样的观点未免存在不小的偏见。中国社会起源于农耕文明,乡村文化其实是中华文化的源头,尤其是近年来随着乡村振兴步伐的不断加快,追求美好生活的群众对公共文化服务的需求越来越旺盛,而乡村博物馆的建设不仅有利于传统文化的回归,也有利于乡村文化的多元化发展,为打通公共文化服务的“最后一公里”创造了条件。

  乡村博物馆填补了乡村文化的“洼地”,也为乡村文化振兴奠定了基础。不过在现实中,有些地方特别是一些经济发达地区,虽然地方政府在乡村博物馆建设上舍得投入,硬件条件可圈可点,但是始终给人感觉缺少一点乡村博物馆该有的味道,结果因为生命力不强,缺乏可持续发展的动力,建馆不久只好关门大吉,有人总结是“轰轰烈烈地建,热热闹闹地开,冷冷清清地守,无声无息地关”。出现这种情况,表面上看是因为乡村博物馆独特的定位导致体量偏小,难以形成规模优势,对游客缺乏足够的吸引力,实际上则是因为缺乏长远规划和制度设计,让不少乡村博物馆没有自己的特色。

  乡村博物馆的特色,从本质上说就是用结合乡村实际、符合乡村特点的思维来办馆。无论是建设风格还是藏品类别,都应该忠实反映出历史进程中乡村的点滴变化,让有限的文化空间充满浓浓的乡土气息。说白了,乡村博物馆应该让游客看到在城市博物馆看不到的文化形态。比如在绍兴鲁迅外婆家陈列馆,参观者也可以体验到一代文豪的童年:钓虾、煮蚕豆、看社戏……这些极具代入感的观展体验,一下子就抓住了游客的心。

  乡村博物馆的建设发展,也是一个系统工程,它的发展要融入乡村文化的整体发展框架中。既在资金和政策上对乡村博物馆的发展提供保障,也要对乡村博物馆的发展建设要做好长远规划和制度设计。不过更重要的是,乡村博物馆虽然体量偏小、影响力不大,但是一定要有自己的特色。只有办出特色来,乡村博物馆才有出路,才有未来。

编辑: 陈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