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安新闻客户端|安徽发布|省政府网微博|中安在线微信|中安在线微博

设为首页

英文|简体|繁体

您当前的位置 : 时评 > 锐评

狭隘与偏见之下,考古才是“没有前途”

时间:2020-08-06 10:12:18

  湖南留守女孩钟芳蓉高考考出文科676分,校长率领50多名老师连夜报喜的故事,成为互联网上的温情一幕。不料,社交媒体上却有网友以权威面目出现,对她横加指责,仅因其填报志愿时选择了北大考古学专业。面对这样的指责,整个考古界瞬间表示不服,而多省考古圈已经开始“组团”给这名留守女孩送上大礼包。

  报考考古专业而导致他人的指责,这也是有一定原因的,因为,相对于其他一些专业,考古确实显得有些冷门,特别是,当考古与娱乐等同时出现在受众眼前时,考古的“不知名”也就更为显著。于是,“考古专业没有前途”的声音,自然也就响起,甚至还得到了众多的呼应。

  但是,正如另外一些更为理性的网友所调侃的那样,“本科率还不到4%的网友们热心操心别人清华北大学生的前途”,这话虽然说得有些尖刻,却也道出了这样的胡乱操心的实质,即,我们之所以认定考古没有前途,在很大程度上,其实恰恰说明自己的狭隘、偏见,甚至就是无知。

  应该说,以所谓知名度而认定前途或者成功的,这种论调,眼下很有市场。若干年前的高考之后,网络中就流行“两份名单”。第一份名单:傅以渐、王式丹、毕沅、林召堂、王云锦、刘子壮、陈沆、刘福姚、刘春霖。第二份名单:曹雪芹、胡雪岩、李渔、顾炎武、金圣叹、黄宗羲、吴敬梓、蒲松龄、洪秀全。哪份名单上你认识的人多一些?前者全是清朝科举状元;后者全是当时落第秀才。炮制这“两份名单”的意图很清楚,后者虽然都是落第秀才,但是,他们的成就,却远远超过了前者,因而他们也就有着妇孺皆知的知名度。

  这样的对比,看似证据确凿,实则是一叶障目。一者这是精选之后的对比,它完全忽视了前者中的成功者,更忽略了后者中的未成功者;二者,知名度与成功根本不能画上等号,一个典型的例子是,在解密之前,黄旭华的名字,有几人知晓,甚至在解密之后,他的名字,对于许多人而言,依旧是完全陌生。因此,以“你知道多少”来确定是否成功,与认定“考古没有前途”一样,完全暴露了自己的狭隘、偏见与无知。

  而这样的狭隘、偏见与无知,对于整个社会,也是一个警示。这既是警示我们应该全面衡量、全面评价成功的定义,更是警示我们必须在整个社会的范围内摒弃急功近利的思想、摒弃狭隘与偏见。换个角度看,这也是一个启示,启示包括考古界在内的许多专业,在不违背原则、不影响发展的前提下,我们不妨也走走“亲民路线”,适当提升自己的知名度,适当扩大自己的影响范围,这对解除偏见、促进自身发展,也是大有裨益的。

来源:中安在线   作者:范德洲

网站介绍 | 联系我们 | 版权声明 

中国安徽在线网站(中安在线)版权所有 未经允许 请勿复制或镜像

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:皖B2-20080023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:1208228 2009-2010年度全省广告发布诚信单位